马来西亚佛教总会

Malaysian Buddhist Association

Sunday
Jun 16th
Text size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首页 马佛总档案库 献词、 致词 在马来亚佛教会开幕之日

在马来亚佛教会开幕之日

Print PDF
竺 摩 - 于25 周年纪念
(马来西亚佛教总会银禧纪念特刊1959-1984)
  
这 次 马 来 亚 佛 教 大 会 成 立 , 星 马 各 报 的 舆 论 , 都 带 著 热 烈 而 兴 奋 的 心 情 , 在 为 马 来 亚 佛 教 的 新 生 鼓 舞 , 也 为 马 来 亚 的 佛 教 徒 打 气 , 并 说 这 是 " 掀 开 马 来 亚 佛 教 史 的 新 页 " 。 其 对 佛 教 的 好 意 , 使 人 无 限 的 感 激! 马 来 亚 之 有 佛 教 , 历 史 已 甚 悠 久 。 远 在 五 六 世 纪 南 北 朝 时 代 , 印 度 人 已 在 暹 罗 西 南 马 来 半 岛 北 部 , 建 立 狼 牙 修 国 , 其 主 要 地 带 , 当 在 现 今 吉 打 州 靠 近 双 溪 大 年 的 马 莫 河 畔 。 当 时 的 印 度 人 来 马 。 曾 带 来 了 印 度 的 文 化 与 风 俗 , 并 传 播 大 乘 与 小 乘 佛 教, 还 教 导 当 地 土 著 以 梵 文 (SANS,KRIT) 利 用 梵 文   成 马 来 语 , 使 梵 文 梵 语 深 入 这 个 国 土 , 经 过 很 长 时 间 的 流 行 , 后 来 到 了 十 三 世 纪 , 回 教 传 入 , 这 种 情 形 渐 起 变 化 至 十 七 世 纪 , 苏 岛 亚 齐 苏 丹 伊 士 堪 达 莫 达 (ISKANDAR MUDA) 持 剑 传 教 , 强 令 当 地 土 著 改 奉 回 教 , 遂 使 印 度 婆 罗 门 教 的 文 化 , 佛 教 大 乘 小 乘 的 文 化 渐 告 衰 落 , 且 一 蹶 不 振 , 所 有 印 度 庙 宇 及 其 他 的 印 度 标 志 , 都 告 摧 毁 。 太 虚 大 师 全 书 第 十 编 学 行 中 云 : " 密 宗 在 南 洋 群 岛 曾 有 过 相 当 的 势 力 。 唐 以 后 因 回 教 的 侵 入 , 佛 教 因 之 灭 亡 , 遂 成 为 回 教 的 教 区 。 爪 哇 婆 罗 州 等 处 , 现 在 尚 多 佛 教 的 古 迹 , 该 项 古 迹 大 约 是 中 国 晚 唐 前 后 , 南 印 度 密 宗 传 播 至 此 的 遗 物 " 。 从 这 些 记 载 中 , 我 们 确 信 佛 教 过 去 曾 在 南 洋 群 岛 盛 行 。 过 去 如 东 晋 时 代 的 法 显, 唐 朝 的 义 净 三 藏 等 , 他 由 南 印 度 求 法 归 来 , 都 曾 经 过 爪 哇 , 马 六 甲 等 处 逗 留 。 这 亦 足 以 证 明 南 洋 群 岛 早 为 佛 地 , 只 因 回 教 以 武 力 传 道 , 讲 慈 悲 的 佛 教, 只 得 拱 手 让 人 了 。 但 是 佛 教 过 去 虽 曾 盛 行 在 南 洋 群 岛 , 而 有 没 有 像 这 次 一 样 出 现 过 全 马 性 的 佛 教 组 织 机 构 呢? 恐 怕 还 是 史 无 前 例 的 。 所 以 各 报 评 论 马 来 亚 佛 教 会 的 成 立 , 是 掀 开 马 来 亚 佛 教 史 的 新 页 , 也 并 非 是 故 张 其 词 。

不 过 , 这 个 富 有 历 史 性 的 佛 教 组 织 , 它 的 揭 幕 大 典 , 却 请 一 个 回 教 徒 - - 马 来 亚 的 首 相 东 姑 阿 都 拉 曼 来 主 持 剪 彩 , 这 在 一 些 宗 教 的 狭 溢 主 义 者 或 保 守 者 看 来 , 似 乎 有 点 不 大 对 劲 ? 就 是 笔 者 当 时 亦 曾 有 过 同 样 的 感 觉 ; 可 是 后 来 加 以 审 思 与 观 察 , 认 为 我 们 这 样 的 做 法 亦 是 对 的 : 一 、 我 们 请 东 姑 是 因 他 是 全 国 的 首 相 , 是 尊 重 全 国 的 首 相 请 他 , 不 是 因 他 是 回 教 徒 才 请 他 。 二 、 东 姑 是 马 来 亚 国 家 的 政 治 领 袖 , 不 是 马 来 亚 的 回 教 领 袖 , 虽 然 , 他 的 信 仰 在 回 教 , 如 果 他 能 替 一 个 不 同 信 仰 的 佛 教 机 构 剪 彩 揭 幕 , 亦 见 得 他 对 于 宗 教 的 胸 襟 , 不 同 一 般 狭 义 的 宗 教 主 义 者 。 三 、 马 来 亚 独 立 以 后 , 奉 回 教 为 国 教 , 既 有 所 尊 , 必 有 所 贱 , 我 们 要 请 他 来 为 佛 教 会 成 立 剪 彩 , 亦 是 要 引 起 一 般 回 教 徒 对 于 佛 教 注 意 与 尊 重 。 四 、一 般 回 教 徒 的 种 族 观 念 似 乎 非 常 深 , 宗 教 门 户 知 见 也 非 常 重 , 观 乎 十 三 世 纪 前 后 回 教 侵 入 印 度 , 及 唐 代 以 后 回 教 侵 入 马 来 亚 , 所 有 佛 教 及 婆 罗 门 教 的 名 刹 艺 术 皆 被 摧 毁 , 知 其 排 除 异 己 , 缺 少 宗 教 徒 宽 大 的 涵 养 。 所 以 我 们 这 次 要 请 东 姑 跑 入 佛 教 会 来 , 也 是 希 望 能 改 移 其 他 宗 教 徒 的 视 线 , 以 谋 各 宗 教 徒 的 联 络 , 为 人 世 共 谋 和 平 的 福 利 。 五 、 马 来 亚 新 宪 法 明 文 规 定 有 " 本 联 合 邦 之 宗 教 为 伊 斯 兰 教 , 但 其 他 各 宗 教 皆 得 在 联 合 邦 境 内 各 地 於 安 宁 和 谐 中 奉 行 之 " ( 第 三 条 ) 。 " 人 人 有 信 奉 任 何 宗 教 之 权 利 … … … 并 得 传   其 宗 教 " ( 第 十 一 ) 。 马 来 亚 政 府 对 各 宗 教 既 有 如 此 好 意 , 所 以 我 们 请 东 姑 到 佛 教 会 里 来 , 亦 是 一 种 好 意 , 因 他 那 时 还 是 首 相 , 仍 为 政 府 的 代 表 人 物 。

总 之 , 东 姑 这 次 参 加 我 们 大 会 所 表 现 的 言 论 态 度 , 不 但 甚 为 得 体 , 且 鼓 励 起 我 们 更 高 的 兴 奋 情 绪 。 社 会 各 界 人 士 都 异 口 同 声 的 赞 许 。 各 大 报 的 评 论 也 一 致 颂 扬 。 原 因 是 东 姑 在 当 日 演 词 中 所 发 表 的 言 论 , 颇 能 引 起 在 会 二 千 多 人 热 烈 的 欢 迎 , 甚 至 从 热 烈 的 情 绪 中 起 了 共 鸣 的 彩 声 , 我 们 研 究 东 姑 的 演 词 , 有 几 点 是 值 得 提 出 一 说 的 :

一 、 东 姑 虽 是 回 教 徒 , 但 是 对 世 界 宗 教 一 样 的 尊 崇 , 他 在 演 词 中 开 首 就 说 : " 本 人 对 于 宗 教 , 不 论 其   属 何 种 性 质 , 衷 心 致 予 最 大 的 崇 敬 " 。 又 说 : "愿 我 们 每 一 个 人 都 立 下 一 个 好 模 样 , 我 们 大 家 要 互 相 尊 敬 他 人 之 信 仰 , 他 人 之 工 作 , 意 见 , 以 及 生 活 方 式" 。 这 正 说 明 了 他 的 "马 来 亚 是 信 教 自 由 的 乐 土" 。 给 予 各 宗 教 信 仰 的 保 证 , 没 有 像 一 般 回 教 徒 那 么 狭 义 的 作 风 。

二 、 说 明 宗 教 为 现 实 所 需 要 , 即 揭 出 了 宗 教 对 於 人 世 的 重 要 性 。 他 说 : "在 原 子 时 代 , 宗 教 需 要 扮 演 一 个 重 要 角 色 。 因 在 此 世 界 中 , 当 武 装 冲 突 时 , 核 子 武 器 , 将 造 成 无 人 能 预 知 之 悲 惨 后 果 , 人 类 无 法 逃 避 此 种 巨 大 力 量 , 唯 有 精 神 力 量 , 成 为 最 大 之 需 要" 。 又 说 :" 我 们 人 类 如 果 要 与 原 子 武 器 对 敌 , 是 无 可 为 力 , 但 道 德 的 感 召 力 量 大 , 今 天 我 们 能 一 致 合 作 , 一 心 一 德 , 便 可 以 成 功 地 把 恐 怖 的 战 争 加 以 消 灭" 。 用 宗 教 的 力 量 , 精 神 道 德 的 感 召 , 来 消 灭 世 界 武 器 的 战 争 , 在 这 些 话 里 , 已 说 得 甚 为 精 警 与 扼 要 。

三 、 东 姑 坚 决 地 信 仰 , 唯 有 宗 教 的 和 平 , 才 可 导 致 人 类 於 安 乐 幸 福 , 而 对 于 无 神 论 的 唯 物 论 者 , 予 以 不 留 情 的 斥 责 与 痛 击 。 如 他 所 说 : "不 论 任 何 的 宗 教 , 都 在 求 取 和 平 快 乐 , 人 类 如 能 合 作 在 一 起 , 求 得 宗 教 的 感 应 , 世 界 人 类 亲 爱 的 状 态 , 便 可 永 远 保 持 。 自 古 以 来 , 世 界 人 类 的 亲 爱 友 谊 , 便 就 是 在 各 种 信 仰 宗 教 不 同 的 气 氛 中 , 一 直 永 远 保 持 著 ; 所 以 我 们 对 于 任 何 宗 教 , 都 不 要 消 灭 它 , 共 同 扶 持 它 , 没 有 上 苍 , 就 不 会 叫 人 去 做 好 事 。 凡 是 信 仰 宗 教 的 人 , 一 定 不 会 做 出 乱 事 来 , 反 之 无 神 论 者 , 就 会 做 出 乱 事 来" 。 於 是 , 他 举 出 西 藏 的 近 事 , 说" 西 藏 是 由 信 仰 宗 教 得 到 和 平 快 乐 , 所 以 相 信 佛 教 亦 是 对 的 , 就 是 不 相 信 者 才 会 进 入 西 藏 破 坏 自 由 与 和 平"。 这 确 是 " 事 实 胜 于 雄 辩" 的 有 力 说 法 。

四 、 东 姑 还 有 值 得 人 佩 服 的 地 方 , 他 虽 是 回 教 徒 , 但 思 想 的 开 明 与 超 越 , 好 像 已 突 破 他 们 教 条 的 藩 篱 。 因 他 说 : "达 赖 喇 嘛 在 上 帝 庇 佑 下 进 入 自 由 之 旅 途" 。 照 他 们 的 教 义 , 似 乎 未 信 上 帝 的 人 是 得 不 到 上 帝 庇 佑 的; 而 达 赖 是 佛 教 徒 , 亦 得 到 "上 帝 庇 佑" , 这 是 蛮 有 意 思 的 , 也 就 是 说 , 由 于 东 姑 的   大 , 也 把 上 帝   大 起 来 了 。 平 时 一 般 回 教 徒 不 敢 说 的 话 , 东 姑 说 了 , 可 见 东 姑 的 思 想 也 很 特 别 ; 不 过 这 在 佛 教 里 , 倒 也 没 有 什 么 特 别 , 因 佛 教 是 主 张 普 度 一 切 众 生 , 不 舍 一 个 众 生 , 善 的 人 固 然 要 度 他 , 恶 的 人 也 一 样 要 教 他 度 他 , 不 仇 恨 他 , 不 放 弃 他 , 使 他 长 沦 苦 海 。 所 谓" 如 一 众 生 未 成 佛 , 终 不 於 此 取 泥  " 。 从 未 有 把 不 信 仰 他 的 人 , 就 责 罚 他 们 去 受 苦 。

五 、 东 姑 把 马 来 亚 的"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 一 再 提 示 , 足 见 他 的 尊 重 宪 法 。 他 说 " 今 日 的 马 来 亚 , 是 信 教 自 由 的 乐 土 , 大 家 都 享 受 宗 教 自 由 , 虽 则 吾 人 以 伊 斯 兰 为 国 教 , 但 大 家 可 以 自 由 信 仰 , 以 求 精 神 上 之 慰 藉 。 这 点 是 马 来 亚 的 福 分" 。 反 面 的 意 思 便 揭 出 来 了 , 如 果 其 他 胸 襟 狭 窄 , 不 容 其 他 民 族 , 其 他 信 仰 的 党 派 在 此 地 成 功 , 大 家 就 会 失 去 这 乐 土 , 也 失 去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的 福 分 了 。

综 观 东 姑 全 篇 的 演 词 , 不 但 对 宗 教 所 表 现 的 意 识 正 确 , 而 态 度 亦 极 为 诚 挚 谦 虚 , 没 有 用 政 治 领 导 者 的 口 吻 说 话 , 且 认 为 自 己" 是 一 个 极 普 通 而 没 有 地 位 的 人 ", 而 受 到 不 同 宗 教 信 仰 者 的 对 方 重 视 , 来 为 马 来 亚 首 次 组 织 的 佛 教 机 构 剪 彩 感 到 光 荣 与 愉 快 , 且 赞 举 这 是" 极 不 平 凡" , " 独 一 无 二"的 作 法 , 颇 含 "敬 人 者 人 恒 敬 之 " 的 道 理 。 何 况 在 演 词 中 , 处 处 还 流 露 各 宗 教 徒 应 联 络 合 作 , 一 心 一 德 , 为 世 界 共 谋 和 平 的 福 利 , 这 在 马 来 亚 的 目 前 局 面 , 实 在 是 一 种 很 好 的 提 示 , 所 以 笔 者 在 大 会 答 词 中 , 亦 强 调 到 马 来 亚 将 来 应 要 组 织 各 宗 教 联 谊 会 , 或 宗 教 同 盟 一 类 的 机 构 , 造 成 宗 教 共 同 的 巨 力 , 来 抗 拒 世 界 的 核 子 武 器 , 消 灭 人 类 的 斗 争 恶 魔 。

在 大 会 过 后 , 我 们 还 感 觉 到 一 些 有 趣 的 事 情 : 一 、 回 教 徒 一 向 不 踏 入 佛 教 的 佛 殿 , 认 为 踏 入 不 同 宗 教 的 佛 殿 , 就 是 破 戒 ; 而 这 次 因 请 东 姑 跑 入 极 乐 寺 庄 严 肃 穆 的 佛 殿 , 於 是 东 姑 的 亲 弟 , 以 及 许 多 回 教 的 官 吏 议 员 , 都 来 同 入 佛 殿 听 讲 , 来 作 佛 教 的 嘉 宾 。 二 、 回 教 徒 一 向 有 我 无 人 , 对 佛 教 没 有 认 识 , 由 于 这 次 热 烈 的 情 形 , 给 他 们 一 个 新 的 印 象 , 新 的 认 识 。 三 、 佛 教 在 中 国 , 自 从 律 制 扫 地 , 一 向 只 讲 慈 悲 , 不 重 组 织 , 教 徒 生 活 之 松 弛 , 引 起 社 会 人 士 的 轻 视 。 这 次 组 织 佛 教 会 , 又 请 东 姑 剪 彩 , 一 时 轰 动 社 会 , 弄 到 阿 依 淡 的 道 上 , 车 水 马 龙 , 热 闹 非 常 , 他 们 都 希 罕 佛 教 会 有 新 的 组 织 出 现 , 投 以 奇 异 的 眼 光 , 也 改 变 一 些 向 来 轻 视 佛 徒 的 态 度 。 在 这 些 感 觉 之 余 , 我 们 还 有 一 个 很 大 的 愿 望 , 即 是 愿 望 全 马 佛 教 的 僧 俗 教 胞 们 , 从 这 次 大 会 闭 幕 归 去 , 应 要 继 续 发 扬 这 次 在 大 会 中 所 表 现 的 精 神 , 各 人 站 稳 自 己 的 岗 位 , 分 工 合 作 , 为 教 事 谋 切 实 的 推 动 , 使 马 来 亚 佛 教 放 出 新 的 光 辉 , 同 时 也 就 是 保 持 这 次 大 会 无 比 的 荣 誉!
 
Last Updated ( Friday, 03 July 2009 10:36 )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