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佛教总会

Malaysian Buddhist Association

Thursday
Sep 19th
Text size
  • In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释日恒长老 - 佛教的社会责任

Print PDF
Article Index
释日恒长老
维护权益 正法久住
共同为国卫民服务 大马佛总成立45周年纪念
支援正义之声
愿以平等心宣教 最近佛总接获一封来自砂州佛教界的投诉信,内容提及一位新加坡基督教宣教者在布道过程中以偏激态度诋毁佛教的尊严和破坏宗教和谐平等的至高原则。有鉴于此,佛总有必要在此作出抗议并廓清事实,以矫正视听。
隆化乐龄村 美梦成真
通过对话达致和平
严守教规 推行正信
佛教事业再创辉煌
佛教的社会责任
All Pages

 

 
 
佛教的社会责任


早期佛教
马来西亚佛教的发展史,充其量只有二百多年的历史而已。若以时空作为分水岭,大致上可划分为两个阶段,即早期佛教与独立后佛教(1957-2006)。基 本上马来西亚的佛教可定位为移民的宗教。早期的佛教与印度有密切的关系。由于马来半岛处于印、中两国的贸易路线的中心点。佛教通过贸易关系,传入马来半 岛,所以直接传承自印度佛教。在英殖民地政府时代(1786-1957),为了开发经济,从中国及东南亚各地引进大量的人力资源。当然除了经济因素外,还 有各国的内在政治条件及地缘关系。这些不同国度的种族都从其源地将佛教带入,使大马佛教呈现多元的风格。这独具特色的多元大马佛教,内容包括大乘佛教、小 乘佛教及密教。从国度来讲包括了印度佛教、泰国佛教、缅甸佛教、印尼佛教及锡兰佛教。这并非特意建构的结果,而是自然经过长期融合发展而形成的。中国移民 到马来西亚,也把他们的汉传佛教,发展为主流宗教之一。

最早期的佛庙,如槟城的广福宫、极乐寺及泰国的Wat Chayamangalum 、马六甲的青云亭、雪州觉华寺、龙华寺、巴生观音亭以及吉隆坡的十五碑锡兰佛寺等,都是这些移民在没有官方阻力的情况下,依赖大众的捐助而建设起来的。这 些佛教寺院不但是传播佛教义理和信仰的中心,更是一个文化中心。泰国佛寺、锡兰佛寺和缅甸佛寺,除了满足其信仰之需求外,信徒们也在佳节喜庆时举行充满族 群色彩的活动,如迎接新年。这些寺庙的建筑形式都表现出他们本土的建筑风格。汇集一处,多姿多彩。至于宗教仪式,各佛庙传统都有本身的一套仪式,每当庆祝 卫塞节时,每间佛寺和团体都以不同的方式来庆祝,更丰富了马来西亚的佛教文化。这时期的佛教正处在萌芽阶段,寺庙充作各族群膜拜的场所,很少展开传教的活 动。这时期一般佛教徒还抱残守旧,执著于腐化退化的原始仪式,如在盂兰盆盛会中,大烧冥器冥纸,充满迷信的色彩。

1950年,乃佛教青年运动的开始,周日佛学班的概念与唱颂佛曲的风气也随之展开。除此舞蹈、游戏、节日庆典、青年交流会、佛友亲善访问团等概念也被引进 到青年学佛的活动中,使佛法活动迈向多元化。苏曼迦罗法师的努力确实为独立后马来西亚辉煌的佛教发展奠下良好的基础。

独立后佛教
马来西亚于1957年独立后,早期佛青团的效应还继续在各州扩散。佛教活动更显得充满生气,大大小小的佛教团体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地成立起来。约有两 百个之多,都在各自的会所和寺庙里展开活动。同时在我国各大学院、中小学校里也纷纷设立佛学会,这些教团在传教与国家精神文明建设方面,作出了不可磨灭的 贡献。
1958年马来西亚佛教总会正式成立。这是一个寺庙和庵堂组合而成的联合会。它成为一股华社文化的推动力,贡献良多,如创办马来西亚佛学院,推行有系统的 宗教教育,为培养佛教接班人而尽力。它与其他组织共同向政府争取佛陀日为公共假期。同时也代表佛教徒向政府进言,提供意见,提高佛教的形象。1970年大 马各地的佛教青年团,在因缘具足下,联合组成了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辅佐僧团的领导,接引许多青年进入佛门。大马僧伽总会成立于1995年6月18日, 为全国僧俗提供一个平台,与世界其他僧俗组织交流,促进融合关系,推行弘法利生之工作,以达致世界和平的目的。

在这一个阶段里,由于各地各学府教团的设立,及其宗教活动的展开,大马的佛教教育呈现蓬勃发展的生机。因为大专佛青的参与,大马佛教的面貌已改观不少,由 过去保守、老人的、膜拜的佛教形象,改为现代化的、大众化的和教化的。简言之,由于佛教运动的复兴,佛教徒在信仰方面已由迷信转化为正信。这是佛教信仰的 显著改变,也是资讯时代赋予佛教的一项使命。佛教不得不从保守陈腐中脱胎换骨,不断更新,迎向新社会的生活需求,以发挥其度己度人,自利利他的社会任务。

综观以上所述,可知大马佛教的基本设备都相当好,组织网也已具备。未来的发展趋势,应是极力消除各传承之间的歧见,把大乘、小乘、密乘圆融一处,缔造一个更团结更合作的大马佛教机构。这个梦境的实现正待有智慧贤明领袖去发挥力量。

人间佛教的实践
谈到这里我们不得不关注一项事实。随着全球化和资讯时代的来临,人类的教育水平也与时俱进。在追求物质文明的同时,更感觉到精神生活的匮乏和空虚,人类的 思潮不会停留在原始封闭的状态中,仅满足于膜拜、祈祷的活动,人类已循着理性的思路,进一步探索宗教与人生的意义。过去佛教的活动太注重个人了生死、求解 脱的出世性,实际上是脱卸社会责任,受人诟病,指为迷信。今天佛教徒有需要超越佛教的教义及其所阐明的真理,走入社会,实现以法利生的人间佛教或生活佛 教。须知社会对宗教价值的认识在于佛教对社会责任的承担和佛教徒的所作所为。在现代化思想潮流的冲击下,人间佛教的复兴,有其必然性。佛教作为一种生存于 人间的社会意识形态、精神教化及社会文化体系,乃社会大机器中的部件。而佛教徒,作为人类社会的成员,乃社会大机体中的细胞。佛教、佛教徒、佛教团体机 构,作为因缘所生的有为法,其生存依赖于人类社会,依赖于人民大众所提供的各种物质和文化条件,没有社会生产和思想文化的发达,人间便不会有佛教的出现和 流传。既然有赖,有取于社会,则理当回报社会,承担社会成员所应负的各种社会责任。
地方性与世界性课题

(一)社会乱象
打开报章,即可看到社会乱象,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社会的不靖,直接威胁着人类生活的和平与安全感。每天充斥报端的不外是攫夺、奸杀、诱骗、吸毒、结党、游 荡、打斗、偷盗、弃婴等新闻,令人触目惊心。造成这种社会畸形现象的原因,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失调。同时外在的恶因缘太多,而社会上的健康设施和娱乐 中心有限所致。

青少年在恶因缘的牵引下,不能把持自己的念头,就走入了歧途,在此情形下,宗教团体又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我想佛教可协助青少年关照本身的念头,使恶念 不生起,走向正精进。为了扭正人心,佛教有必要在生活里引进更多的佛教教育,并在社会上主办更多的佛学讲座会、训练营、交流会等。同时也广印佛书及刊物, 流传民间,散播正法。

(二)佛教尊严和形象
街市上常出现一些假和尚托钵乞讨的丑事,假和尚横行于街道,是因为此“行业”有利可图。其次是民众在行善心的驱使下,对佛教戒律有所不知。针对此现象,大 马佛总要求政府赋予法律权力,给真和尚发出身份证,作为真伪的识别标记。但法律权力并不很实际,倒是僧团要加强本身的教育工作,也要发挥佛陀的力量,教育 民众,让民众切实了解佛教的教义和戒律。

(三)阴霾问题
过去常因旱季来临,野林自焚或由人为的烧笆,导致长空迷漫着浓浓的烟霾,能见度大减,交通意外增多。再加上工厂和汽车排放的废气,造成人类赖以生存的空气 污浊,直接威胁到我们的身体健康,间接影响了我们的生活素质。但这却敲响了环保的警钟,也提高了环保的意识。这现实中的反面教材,给佛教界一个有力的助 缘。教团在弘法活动中强调正信佛教的重要,要在寺庙中去烟排污,把道场净化为祈祷的乐土。相信未来佛教的正信活动会越来越得到信众的欢迎和支持。

(四)避免宗教纠纷
世界各宗教都能秉承慈悲、博爱、容忍、中庸之道,互相尊重,而不可排斥与破坏,相反地,应该进行交流,互相吸引长处以增进和谐,促成大同世界。

(五)文明冲突
过去有人对亨廷顿(Huntington)教授提出的“文明冲突”论,抱着质疑的态度。因为人类还执著于自己的文明,相信文明的力量可以进步到舍弃暴力, 而以和平慈爱的心怀去解决争端和冲突。可是自2001年9月11日恐袭事故发生后,美国就凭其超强的军势力量,为求铲除邪恶的极端势力,而以二分化的简单 思维论,即“我是你非” 、“我善你恶”展开了先发制人的反恐战争。随即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被摧毁了, 伊拉克萨达姆的强权也被瓦解了。可是和平却远离人类而去,暴力的火花也在世界各地散开,民不聊生,苦痛难言。今天由暴力所引发的动乱会随时在世界任何地方 发生,人间哪里有乐土?佛陀说:“以恨止恨,恨不能止。唯有爱能止恨 ”。西方也有句谚语:“以眼还眼,这世界将盲了”。(An eye for an eye ,the whole world goes blind.)这场看不到尽头的人类苦痛,现在还在蔓延下去。从佛教观点来省思,基本上是人心的冲突,所以应从人类的贪、、痴着手去看清问题的真相。佛 教反对二分化的思维论。而主张以慈爱化解暴力、憎恨,以对话交流达致和谐安定。另一方面针对宗教暴力的现象而言,所有宗教,都应自我反省检讨。假如本身教 义内有暴力的倾向或因素,就应消除它或重新注释。今天人类面对文明冲突所带来的紧迫感,而展开的文明对话和宗教内部的自我反省,是解治暴乱,寻求长治久安 的良方。

(六)暴力增长的困扰
过去当塔利班执政阿富汗时,为重整和复兴伊斯兰教实力,采取偏激护教的行动,而有意用炮弹摧毁矗立于该国内一尊古老的佛像。它也是该国内宝贵的文明遗产。 塔利班政权的野蛮行动,引起全世界佛教徒满腔悲愤,展开非暴力的护教爱教的行动,甚至联合国文教机构也以护教的外交介入。但终于文明敌不过野蛮,佛教徒只 好以沮丧叹息之情收场。

(七)“法轮功”课题
大马佛总与马佛教协调委员会,坚决反对大马“法轮功”的注册,并呈函大马内政部,提出反对的具体理由:
1、既然教主李洪志自称“法轮功”不是宗教,而是气功,就不该盗用佛教的名词、名相来注册及宣说似佛非佛的教法。
2、李刻意造型,穿袈裟坐在莲花座上,头顶后画有光圈。他作此打扮,似佛非佛,有迷惑民心,颠覆正统佛教之嫌。
3、李自称有无数法身,具各种道法力,可以保护人,不怕外邪侵入。这是妖言惑众,与佛教本义大相径庭。马佛教协调委员会,除了积极采取法律行动来制止法轮 功的申请注册外,更注重实际步骤,展开群众教育,主办“法轮功、气功、邪教”讲座会,让民众获取资讯,知所警戒,共同声讨邪恶的势力,以收破邪显正之实 效。

(八)自然灾害的启示
2004年12月所发生的亚洲海啸,袭击到印度洋周边的许多国家,摧毁了多少生灵财产,展示了大自然原始的、破坏的力量。有人把这次灾难的发生,归咎于“ 神的不高兴”而惩罚人类在这地球上所在的一切恶业。从佛教观点来解读这场自然灾害,我们认为,所有众生和宇宙的存在,都是元素(地、水、火、风)和能量 (冷和热两种形式)的结合。这些元素都是受到自然界和宇宙天体的法则所管制。这些法则的操作,并不只是局限于这个世界,而是遍于整个宇宙。即使有情众生, 人类的生命和地球,也是一种为自然法则所引导。虽然佛陀教导我们,说我们是自己命运的建筑师。作为人类,我们最终是可以控制自己的业力,但业果只是构成自 然法则的一部分而已。所以在自然界的灾害这方面来说,业果的能力,变成不积极,这是由于被地球和水的排山倒海的移动力,如地震和海啸所压制。这次海啸洪水 所产生的激变,是个有力的证明,即业果的法则已经投降给自然的法则了。所以,这些有好的业果和坏的业果的人,同样地遭殃。基于此,我们要明确地说,责怪这 次海啸造成的巨大的灾害,是由于外力(例如神)的理由是不正确的说法。这不能责怪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东西应受到责怪。这次的灾害,给我们一个适时的提醒, 要我们重新审察我们如何生活,并评估我们与自然界的关系。人类于醒觉之后,就应努力回归到中庸之道,积极发挥人类的慈悲心和维持善良的心肠,以便能和此变 动的环境共生共荣。记住:和平的生存,并不意味着要征服大自然,去创造人为的环境,以满足感官的享受。

(九)克隆人问题
今日人类生活在现代化的地球村内,时时刻刻都会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冲击,如克隆人、全球化、信息工艺等问题。就以克隆人来说,自从克隆羊多利出世后,克隆科 技就成了一项热门的讨论课题。人们议论纷纷,不知如何应对此挑战,和表达明确的立场。针对此课题,联合国为慎重起见,通过一项决议,成立了一个研究委员 会,向各国征询意见,以草拟克隆人的国际公约。马来西亚政府也受到咨询,于是在2002年2月6日至7日,通过外交部主办一项研讨会。当时出席会议的佛教 界代表,有不知所措,毫无准备之感。今天问题已迫在眉睫。世界各大宗教究竟要表示反对或支持克隆人,总要有个明确的立场。天主教教廷的训令就统一了所有天 主教徒的立场。回教权威机构和宗教学者已作出不同的主张。佛教是个提倡自由思考的宗教,追求真理和事实,相信意见一定纷纭,不易统一。但事关人类的生命、 前途,道德和伦理等各方面的问题,答案也绝不简单。佛教界也不能草率,以一句“平常心看待”,回避此严肃问题,而给外界人士对佛教存有一种消极和负面的印 象。
所以我认为我们应开放讨论空间,鼓励辩论,促进交流,并通过此过程,达致一个鲜明的立场。基于此,我们有义务罗致各方面的人才,包括专科医生、生物学家、律师、佛教学者、社会学者、人类学者等。让他们从各个角度,深入研究和探讨,然后综合看法,做出结论。

发表於《中国首届世界佛教论坛》

 



Last Updated ( Thursday, 10 February 2011 12:45 )  
Banner